杂食动物

如其名( ͡° ͜ʖ ͡°)✧

【冰火】3:54am

summary:在被噩梦惊醒的十六分钟里你可以干些什么。


“John?John?拜托,醒一醒……拜托……”Bobby惊慌失措地将John紧紧抱在怀里,一双冰蓝色的眼眸里承着朦胧的夜色。


“……唔……干嘛……”John被他又抱又亲的一系列动作扰得醒了过来,又迷茫又痛苦地哼出带着小鼻音的疑问句:“拜托……Bobby……我真的很困……别闹了……”


但Bobby在听了他几乎可以算是撒娇的抱怨之后,并没有如John所愿地松开他勒得John窒息的怀抱——他只是一下将自己埋进John睡得热乎乎的颈窝里,在再三确认了自己怀里抱着的的确是真实的、活着的、与他正处于热恋期的John之后,一下子放松了浑身紧绷的肌肉,耍赖一样地瘫在爱人身上轻轻地亲吻他的脖子。


“John,John,John……”


John被他的呼吸和新长出来的小胡茬搔得有点起鸡皮疙瘩,他试着推了几下这只在半夜三点——他瞟了一眼床头柜上的夜光闹钟——三点四十二把他吵醒的男朋友。可惜他才睡醒的身体软绵绵的,丝毫使不上劲来。他只好翻了个白眼,哼笑着从床头柜上摸了支烟点燃,他满足地叹了口白色的烟圈:“有屁快放,放完就去给老子睡觉。”


Bobby没有像往常一样阻止John在床上抽烟的举动,反而自己也有样学样地叼起了一根烟凑过去借了个火。他半搂着John坐了起来:“我刚才做了一个梦——很多梦——我梦到你和我……你……”说着说着Bobby又想起了那些梦——那些关于与John分道扬镳互相残杀的梦、那些关于John在他的怀里逐渐失去呼吸的梦、那些关于自己看着John满脸厌恶地叫他“死基佬”的梦。


那些梦。


那些梦里我们没有在一起,或者在一起之后你却死了。我想找你,但是在哪里都找不到你。那些梦。


Bobby垂眼看着爱人睡得四处乱翘的金棕色短发和困意四溢的翠色双眼,心里一下子漫上了难以言述的委屈,关于那些梦的一个字都不想说了,只是闷头抽着烟,满脸都写着自闭。


John看着自己向来稳重的男友竟然红了眼圈,一时间觉得新鲜又好笑:“我操,你有病吧?你是不是还要我为了这个给你糖哄你开心啊?”他一边坏笑一边在烟灰缸上摁灭还剩大半只的烟草,顺手将手搭在Bobby毛茸茸的脑袋上:“就是几个梦而已嘛,你都多大了,啊?”


“……还是说梦到失去我让你这么难过?”John耳根处带着点不知是刚醒还是害羞造成的红晕,一派漫不经心给Bobby梳着头发玩“这么爱我啊?”


Bobby不说话。他只是看着怀里的青年,眼睛里像是荡漾开了一片最温柔的海波。而那海波之后藏着的是一团跳动的火苗,跳着踢踏就传进了John的眼睛里。


没开灯的卧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烟草明明灭灭的光点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只留下呛人的香气在室内盘桓浮走,让半夜三点四十八分的双人床变得分外暧昧而动人。


他们不知怎么就凑在了一起,不带任何欲望地、轻柔地交换了一个吻。


然后是两个,三个。


Bobby轻轻地将唇落在John的耳侧,确定自己近得让John能感受到自己唇齿的颤动又远得吻不上爱人发红的耳垂:“……John,我爱你。好爱你……你愿意,嗯,和我结婚吗?”


John笑了。他根本没法抑制住自己嘴角上扬的欲望:“你知道我会说什么,白痴。”


“我太他妈愿意了。”


现在是第四个,第五个。


在第六个吻落下之前,John灵活地钻进被子里只露出头顶的发旋:“四点差两分,该睡觉了大朋友。”


至于等到他的丈夫闷闷不乐在那里嘟囔着:“……可是明天是周末。”时,他只会从被子里伸出一个中指昏昏欲睡道:“哦,该死的,闭嘴睡觉,求你了。”


——end


John:我超开心可是我好困天崩地裂也不能阻止我睡觉。闭麦。


提前祝大家光棍节快乐(。)被lof手机的孤儿排版逼疯,但是仍然坚强地给自己产粮嗑cp

母胎solo永不认输!

小可爱们留下你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叭15551


【900G】Waiting for you.

那座小酒吧里放的歌慢慢悠悠的,慢得RK900仿佛能看见那些音符迷蒙地飘散在空气里,然后就像一团清晨的雾气般缓缓地散去。

不。RK900额角的LED灯黄着转了一圈,音符是不可能被“看见”然后“消散”的。

他垂目看向手中几乎见底的蓝色酒液,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喝得有些多了——不然怎么会产生刚才那样混乱无序的编码,怎么会因为那样一段莫名其妙的乐曲而感到软体不稳定?

或许他是喝的有点多了。可你却不能去责怪他居然这样不管不顾地喝酒,因为毕竟他是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仿生人啊——还是一个哪怕在革命过后仍未异常的、饱受人类搭档欺辱的小可怜儿。

可RK900不知道在别人为他的命运感到遗憾惋惜,就像别人也不会知道这个小可怜儿此时此刻正在用他的处理器默默地分析着他的人类搭档——一个叛逆的、混蛋的、口是心非的、能干的警探。

哦,可能还要加上护短。想着今早Gavin一拳将那些找RK900麻烦的人揍翻的举动,RK900又忍不住绷着准备上扬的嘴角抿了口钛酒,心情有些愉悦的忽视了软体不稳定的警报。

Gavin。Gavin·Reed。

在这个深色的夜里,RK900坐在一个仿生人的酒吧里喝着酒。他此时想着一个人,听着一首歌,脚尖轻轻的随着节拍点地,优雅又安静。

他就这样想着一个人,想了很久很久。时间久到他成为熙攘声色里最后的客人,久到这家小酒吧也准备关门歇业。

久到他站在空荡而夜色沉沉的街道上,无处可归。

可他仍旧想着那个人。

他酒醉般的安静与想念都被一个男人的愤怒所打破,他看见那个被他分析过无数次的男人气冲冲地踢了他一脚,听见他正叫嚷着一些可以暂且忽略不计的脏话,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别别扭扭说不出口的关心与担忧——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不能动弹,因为他终于看见了那道被前辈们提过很多次的红墙。

Gavin看着面前这个总是一脸公事公办的仿生人心中忿忿,嘴上干脆全然不顾别人清净地骂到:“我日你他妈你长点脑子还不好?还真他妈以为革命过后就没人想把你们搞到报废?塑料傻逼你……嗯?”

这个男人没想到过这个拥抱。或许他在梦里梦见过自己搭档的怀抱,可是他怎么敢奢望他的机器能在半夜三点的底特律大街上给他一个酒香柔软的拥抱。

一个和人类一样温暖坚定的拥抱。

RK900埋下头,声音好像依旧是往常的冰冷:“我在等你,警探。”

我在等你,就像那首歌曲一样——

I am waiting for you.

——Fin

试图证明我不仅仅是一个沙雕型选手的复健产出嘻嘻

【900G】《勇者与魔王》

一、

Gavin是个勇者,祖传的那种。

RK900是个魔王,也是祖传的那种。

二、
在8302年,勇者早就不再是形单影只的英雄了——毕竟这已经是一个魔王都可以批量生产的年代了口尼。

勇者Gavin面无表情地看着被上面派给自己做搭档的高个儿魔王,内心毫无波澜地棒读。

三、
#底特律魔王:成为勇者#

四、
RK900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霸道魔王:英俊潇洒身形挺拔,冷漠疏离中却又透露出一分温柔缠绵。

Gavin是一个非传统意义上的傲娇勇士:老子就是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接受你这个垃圾魔王当老子的搭档。

而这对勇者与魔王的故事则可以简述为:日争夜斗,骚话连连,势如水火,两看相厌。

五、
但一旁的Conner眼睛一眯,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我亲爱的弟弟,下次记得不要把牙印留在太明显的地方。

明撕暗秀!

可耻!

六、
说着,Conner第二天就露出一片痕迹斑斑的胸膛,正直地冲他的同事们微笑。

七、
可是Gavin·Reed的RK900永不认输!

八、
为什么今天的Gavin没来上班呢?

为什么今天的RK900如此的意气风发呢?

为什么今天的Conner看向Hank的眼神一直若有所思呢?

这种时候只要微笑就好。

九、
以前Gavin看Hank:又颓又废,什么东西。

现在Gavin看Hank:老当益壮,是个男人。

十、
只有被魔王睡过的人才能理解睡魔王的人是怎样的伟大与光荣。

——tbc

今天好事很多就来摸个鱼复个健ớ ₃ờ我已经深深地爱上这种短小辽哈哈哈

【900Gavin】No More Cats

attention:沙雕ooc预警!小学生流水账预警!

Gavin:链接: 你必须养猫的25个理由!
RK900:Gavin,这篇文章你上次已经给我发过一次了。
RK900:就是你想养Laura的那次。
Gavin:哦。
Gavin撤回了一条信息。
Gavin:链接:10个无法反驳的养猫好处!倒数第二个我就信了!
RK900:……
Conner:lol
Conner:我记得这篇文章,李德警探。你想养Luna的时候发过了。
Gavin撤回了一条信息。
Gavin:Fuck!!!
Gavin:Fuck—you—all!!!

众所周知,Gavin Reed是个狂热爱猫分子。
……好吧,也许他不是那种一眼看上去你就知道他会喜欢猫的人,但是不管怎样,他就是那种用看猫片来维持正常身体健康的,狂热爱猫分子。
于是这位先生陆陆续续地养了7只猫在他(与他的仿生人)的家中,并且蠢蠢欲动地想让这个美妙的天堂更加热闹而富有生机——尽管某位愿意透露姓名的RK900先生已经明确表示过数次这个“天堂”已经过于热闹且生机勃勃了——无论如何,猫咪的数目一直稳定的增长着,并且于今年可喜可贺地突破了两位数的门槛。
同一时间,据称是cyberlife最新款军用原型机的RK900先生和他长期不稳定的软体也终于决定离家出走了。
尽管事件以Gavin先生的妥协告终,可Gavin先生并没有死心。
毕竟,再次强调,Gavin他是个狂热爱猫分子。

Gavin:Nines,我想养猫
Gavin:这绝对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只猫——我向RA9发誓,绝对是
RK900:RA9是只有异常仿生人才信仰的神明。
Gavin:???
Gavin:我他妈乐意不可以吗???
RK900:当然可以,李德警官。我无权干涉您的信仰自由。
RK900:但我认为我有权干涉您养第13只猫的行为。
RK900:所以不行。不可以。想都别想。
Gavin:哦。
Gavin:操你。
RK900:好的,我来了。
Gavin:???
Gavin:等等你过来干什shsundbcjxndnd

Gavin:链接:给你养猫的七个理由
RK900:链接:十个原因告诉你女生为什么喜欢养猫
Conner:完美的回击lol
Hank:干得好,小子!
Chen:漂亮极了lol
Gavin:老子操你这个塑料屁股!!!
Chris:lol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疑问:为什么RK900先生如此不赞同Gavin先生养猫呢?难道是担心被猫咪争宠吗?
当然——是的。
并且很多时候RK900先生还会因为争宠失败而悄悄黄圈——当然,Gavin先生并不知情,不然根据数据分析他很有可能在下半辈子里对仿生人进行无止无休地嘲笑与人身攻击。
所以RK900能怎么办呢,他就只好这样斗智斗勇地与群猫争夺某人的注意力。虽说的确是幼稚了一点,但长期实践证明这是最高效的方法。
更高、更快、更强。

Gavin:你赢了!!!你赢了!!!
Gavin:说吧!!这次要又我做什么你才肯让我养我亲爱的十三!!
RK900:************
Gavin:……
Gavin:……
Gavin:……
Gavin:我日!!!操你妈你的塑料脑袋一天到晚都他妈在想什么!!
RK900:十三。
Gavin:……
Gavin:好吧,成交
RK900::)

好了,到了现在也许你会觉得Gavin想养这么多猫是因为他是一个狂热爱猫分子,对吧?
其实不对。
Gavin Reed作为DPD的优秀警探,他还没有迟钝到发现不了RK900看他沉迷吸猫的闷闷不乐。哪怕这个仿生人从来没有表现出来,甚至谨慎地不让额角的LED灯在他面前露馅。哪怕如此。
如仿生人的想象一样,最开始发现这件事的时候Gavin差点笑到昏厥(字面意义),但是他从来没有当着RK900面前表现出来。没有为什么,他就是不想不行吗!
作为一个合格的成年人,Gavin把有些事烂在肚子里,开开心心地陪出厂两年多的搭档玩出了一出出勾心斗角,机关算尽,眉来眼去的大戏。

Gavin:Nines,我最近看上了一只猫——

——end——

小彩蛋:
经过某康姓男子的大数据概括,两位低龄儿童的养猫连续剧总是以人身攻击开始,再以人身攻♂击结束。
呵,男人。

本来打算把所有链接都弄成真的,但是懒惰战胜了自我……有机会的话再来弄吧嘻嘻嘻

【冰火底特律AU】plastic love

summary:狗血爱♂情故事。


这一切本不该发生。John无神地回吻着将他抵在旅馆床上的男性仿生人,第无数次这样想着。


可很快,他就再没有力气再去思考了。


——他总算知道了所谓鱼水之欢。


“这是我男朋友,Bobby。Bobby,这是我表妹Kitty。”John假笑着在两人中间做着介绍,内心却一直在意着与自己十指相扣的那只手。


并不是说那只手有什么丑陋之处,也并不是因为交叠的温度让它有一点汗湿——恰恰相反,这只手形状美好骨节分明,抓着自己的力度也恰好,简直完美地有些过分了。

如果换个场合,如果这个家伙不是自己租来的仿生人,如果自己不是半靠着这个梦中情人,John都会对这样一双手赞不绝口甚至想着它做些少儿不宜的睡前运动。

但毫无疑问的是,当他牵着自己的“男朋友”和自己妹妹(以及马上要到的她的女朋友)在周日影院的门口“巧遇”时,这些如果通通不可能成立。


首先,这里的空气实在是太尴尬了,John内心的小人儿晃了晃竖起来一根手的指头,然后翘起第二根,其次,他聪明伶俐的好妹妹已经用一种洞悉一切的目光不怀好意的地盯着他看了很久了,最后,小人带着一种暗示意味很强的目光说,他租的这个仿生人男友实在是太他妈辣了,太和辣都要大写加粗红色加下划线。


说真的,John从来从来没有想过他的理想型是Bobby这种类型。他以前交往过好几个混蛋——其中也不乏一些仿生人类——但不管是那些他曾用心对待的,还是那些就只是用来玩玩打发打发时间的,他们谁都没有让John在看到的第一眼感觉头昏脑涨,也没有谁让他在被牵住手的时候心跳得仿佛一场持久不息的地震,而他就是那个被掩盖在废墟里连呼救都没力气的人——听起来真是太他妈惨了,John自嘲地想,我还以为我再也不会在爱情的苦海里挣扎了呢。


我在他身边的时候身边的氧气似乎都被燃烧殆尽——他让我窒息,而我愿意为他死去。

电影终场的时候John一个人去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却碰到了妆容精致的Kitty。


“嘿伙计,”笑得像只猫的栗发女孩从靠着的墙上起来,“你从哪找来的那么辣的男朋友?”


“网上碰到的,其实我们也才转现实没多久,”John点燃一支烟满足地狠吸了一口,“要是告诉你你肯定又会唠唠叨叨的,就没说。”


Kitty听着听着笑了起来,“嗯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嘛,我要是给你介绍太多男朋友,你是不会去做些蠢事的吧?比如去网上租一个之类的?”


John弹烟的手抖了一下。


“什——你他妈觉得我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吗?有那些闲钱我还不如去买个享受!”John强装镇定的吸了一口烟又吐出,让乳白色的云雾隔绝了女孩探究的视线。


Kitty挑了挑眉:“也对,Bobby那么辣,你要是租来却不能吃到手一定会捶胸顿足的——好吧,我暂且相信你没骗我。走吧走吧,他们该等急了……”


什么叫知兄莫如妹,看着小姑娘蹦蹦跳跳的步伐,John五味杂陈。


没错,我现在真是捶胸顿足的想要从stark大厦上跳下去。


“谢谢你今天帮忙糊弄我妹妹,伙计,尾款我现在付还是……?”John一边按捺着自己蠢蠢欲动的心脏,一边假装冷淡地开口。


金发青年闻言只是浅浅的笑了笑,露出的虎牙让John想要尖叫。他说:“John,你下的单是24小时,还有13小时的余额,你确定要浪费吗?我可以请你喝一杯来让我们的约会更加美好——当然,我不会勉强你。”


John微微仰头看着男人,喉头滚动了两下。去他妈的,他想,我今天就要和这个仿生人做些爱做的事!他冲着仿生人挑衅的笑了:“……哪个男人会对一杯伏特加说不?”

接下来的一切似乎都那么顺理成章。


他们去了附近的一个酒吧,随着一杯杯酒精下肚,酒精燃烧了某个人的理智,他们冲进舞池大笑着伴随着音乐摇摆,然后便是接吻,无休无止的接吻。他们好像都忘了他们之间的情侣关系有一纸协议做基础,所以他们跌跌撞撞地走进了某个情侣旅馆,再一起泡在浴缸里懒洋洋地接吻。


“我的订单还有多长时间?”金棕发的青年扬起湿漉漉的脑袋问道,丝毫没有意识到这让他胸前那些暧昧的红痕清晰地展现在始作俑者眼前。“还够我们一起吃个早饭吗?”


Bobby忍不住就着这角度又和他接了一个吻,然后是第二个,而第三个被John拦截了下来,在水汽蒸腾里,他很不好意思的承认道:“这一单没有了,但是我以为你已经定了续订?”


“续订?”


“嗯…我们不会和客户接吻,也不做……做我们刚刚做的事,哪怕是客户要求。我们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那我是什么?”John翻了个身趴在年轻人结实的胸口上,“还有续订是什么?”


“你是我的男朋友啊,”Bobby笑道,“在看见你的一瞬间,我就处于失业状态了,所以你要是不续订我的余生,那我就只能流浪街头啦。”


这个时候,除了给这个大可爱一个吻,John想不出还能以什么作为回应了。

接下来,Bobby额角的蓝色LED灯会转上一圈,然后这个失业的仿生人会笑着亲吻John的额头,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

“叮——终生订单已完成。”



在开车的边缘反复横跳www我现在要大声地告诉全世界:我——终于——搞了仿生人了——心机安卓在线撩汉我真是喜欢极了嘻嘻嘻嘻嘻
冰火真的太冷了真是饿的我神智都失常噫呜呜噫

【冰火】国王与夜莺

summary:一生到底。
attention:平平淡淡流水账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东西是无论你如何,总归都是逃不过去的。
而现在住在这座小小的医院里的人们,无论此前生平是波澜壮阔或是平凡无奇,也大多都在经历着这躲不过的短短四字。
生老病死。

Bobby已经很老很老了,老到他有时候会觉得,他所剩下的时间可能只有几个小时了,有时可能更短些,几分钟、几秒钟,或者还要一口呼出的气,之后他就不该在留在这孤苦伶仃的世界上了。
今天也是如此,不会什么不同。
他静静的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那年春天暖洋洋的阳光浸透他的皱纹与白发,也吻遍他脸颊上零星的老年斑。
于他之上,盛放的紫藤花缠绕在有些年头的木头花架上,忽然便被风惊扰,散了些轻轻软软的花瓣落在老人的肩头上——最是春意盎然,最是老年迟暮。
Bobby自己还没来得及感叹,就又被一只小鸟扰了他的清静。那只不怕生的鸟儿扑棱棱的落在他肩上,让他摸索着去拿之前被他随手放在一旁的老年镜时都小心翼翼,可怜了他那把多灾多难的僵硬骨头。
其实哪怕架上眼镜Bobby也不能将这只小小的鸟儿看得很清,可是不知为何,老人突然觉得这鸟儿竟是这样熟悉,很像是……他。
Bobby笑了。他那张不再年轻的脸上随之露出些许沟壑,却是那样满足与安怡。
他缓缓闭上眼睛,长长地、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Bobby和John相识的时候两人都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或许当时谁都没想到他们两个人竟然会磕磕绊绊地走完大半辈子。
John记得他第一次看到Bobby的时候是在厕所里。是的,就是在学校的厕所里,既没有鲜花美酒小提琴也没有一眼钟情再见倾心。那个初遇丝毫不浪漫,说起来也没什么值得回忆的,但怎么说呢,John就是在下一次看见Bobby的时候想起来:“我在厕所里见过这个人。”
这件事他在婚礼上讲出来,满座宾客起哄大笑,Bobby也转过头来对他笑,说:“你还记得啊。”

这两个人一开始并不是很对盘,但是奈何缘分却很足,从入学开始就是室友,几番磨合下来最后竟也成了很好的朋友。John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何时开始变质的,反正在某一夜酒醉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为爱鼓掌之后,他们之间就再也不是什么清清白白的朋友关系了。
之后的发展一切顺利:表白、约会、谈婚论嫁,吵架、和好、七年之痒,分分合合,但两个人最后总会牢牢地抓住对方的手,或亲吻对方的额头,或戳一戳那些不知何时长出来的腰间赘肉,语气嫌弃地黏糊几句。
Bobby总觉得他们的缘分应该还是很深的,否则,这么两个人,怎么就能不知不觉地过了一辈子呢。

John靠在Bobby的怀里,那双曾经曾似火明亮的眸子被时光磨成朦胧的毛玻璃。Bobby的怀抱实在是很舒服,所以他实在是忍不住,要磨蹭着往Bobby年老的下巴上蹭一个吻,可偏偏他又要顽劣地避开Bobby探寻的目光,假作无事发生。
“……都多大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Bobby笑起来,“老小孩。”
John看起来想说什么,笑容在脸上慢慢浮现,但一阵急促的咳嗽打断了他。
之后沉默随着暮色逐渐沉郁,那种轻松的氛围烟消云散。曾经张狂的少年脸上也浮现了几分愁色,但他很快就又扬起一个不甚在意的笑容,他说:“别管那个傻逼医生说什么。”
Bobby不说话,半晌,他低低地说:“我知道,我知道……”

亲爱的:
当你看到这封该死的信的时候,我估计已经不在你身边了?管他的,反正没什么好事。唉,虽然不想承认,但老了真是麻烦,写字都累。好吧,我只是想说抱歉,要留你一个人一段时间,辛苦了。
还有,我的大狗狗,假如接下来这句话我忘记跟你说,那你一定要记住了:Bobby·Drake,我他妈的真是爱死你了。
你的,
J

鸟儿轻轻地啄了啄老人的脸颊,力度不大不小,正像是爱人几十年不变的亲吻。花架下的老人安安静静,像是在一个美好的午后打了一个盹儿,做了一个美梦。
在那梦里有少年亲亲他的脸颊,说:“回家了。”
——the end
本来是把刀,想了想还是选择善良:)题目来源是安徒生的《夜莺》结局,夜莺为老国王驱散了死亡前的恐惧。

【盾铁】蜘蛛侠与他特殊的劝架技巧

attention:有那么一点点的superfamily的倾向……好吧也可能不止一点点……

Tony和Steve吵架了。
他们吵的那么凶,以至于复联的其余成员并不想上去劝架——管他们的呢,他们会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反正他们俩总他妈是会和好的。
可是,新加入他们的蜘蛛侠显然有一个不一样的想法。

随着最后一声怒吼,美国队长与钢铁侠终于愤愤地结束了新一轮的争吵,并分别以他们最快的速度走到了房间的对角线。
Peter左右看了看,最后还是选择鼓足勇气走到了Steve身边,看着他紧绷的脸部线条大声地打了个招呼:“cap!”
Steve看着这个超级男孩因为紧张而不自觉地皱起的鼻子终于缓和了面部表情,“hi,Peter,怎么了?”
“那个……能请您抱我一下吗?”
Steve有些惊讶地看向年轻人,有些迷惑地眨了眨眼,不太确定的说:“呃……什么?”
Peter像是很不好意思地抓挠了几下卷卷的棕发,但眼睛还是很坚定的看着Steve。他又重复了一次:“就是,您能抱我一下吗?”
尽管有些不明所以,但永远不会拒绝朋友的Steve仍然张开双臂给了Peter一个有力的拥抱。

骂人对于Mr.Stark来说可真是小菜一碟,Peter忍着捂住耳朵的欲望惊叹道。
看着骂骂咧咧的钢铁侠,Peter小心翼翼的绕到他身边,然后很突然的,他张开手臂给了Tony一个不那么有力的拥抱。
Tony还没说完的半句话噎在他喉咙里,他瞪着Peter仿佛他是一只小怪物:“你他……干什么?”
Peter一边笑一遍往回跑:“Mr.Stark,刚才有人让我给你一个拥抱!”
愣了两秒,Tony斜着眼睛往Peter来的方向瞅了一眼。
哦,是你啊。

众所周知,蜘蛛侠有独特的劝架技巧。

——end
傻屌情节使我快乐哈哈哈
抱住荷兰虫就是一个百米冲刺他真的好可爱啊啊啊我爱他!!

【冰火】夏天


summary:夏天真热
attention:无能力AU,有一点奇怪的私设:)

John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对现在的他而言,耳旁朋友的话语和外边正聒噪着的蝉鸣没什么区别,他的注意力都被夏天金色的阳光所吸引了——那些漂亮的东西透过房间外面的大树变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光斑,细细碎碎的落在他染成金棕色的发上。
但他还是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夏天真的是太热了。

John,这个热爱一切与火有关的事物的男孩拥护有一个朋友们都喜欢取笑的秘密:他怕热。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情愿每个炎炎夏日都躲在冰箱里,可是他不能,所以他只能一边小声骂着这操蛋的天气,一边听从julibee的建议,“心静自然凉”。
可是John的心总也静不下来,那凉就只好靠空调。

夏天,John的朋友总是会看着少年半死不活的样子哈哈哈的嘲笑他,而冬天时,永远只穿皮衣和破洞牛仔裤的John也会对臃肿成熊的他们做同样的事。
但是在嘲笑John的人中间,永远不会有一个人的身影,是的,你当然知道他是谁——Bobby Drake,John名义上最好的朋友,实际上的暗恋陪跑对象。

Bobby,是一个所有人都认为他与John完全相反的人,但是所有人也都觉得这两个人成为朋友是理所当然,就像他们生来就应当如此。
John每次想到这里都会忍不住分出点神来想:不知道他的性向是不是也和我完全相反。John知道Bobby从前是交过女朋友的,虽然她们都无一例外地成为了前女友(甚至还神奇的和Bobby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但他确实是交过女朋友的。
唉,每次想到这里,John都会忍不住长长的叹口气,看着窗外停止与朋友们无意义的斗嘴。
夏天太热啦,少年的小心思都要和他的大脑一起融化啦。

John喜欢Bobby,这是一个不被他的朋友们知道的秘密。
但是,Bobby喜欢John,这是除了John谁都知道的秘密。

Bobby看着心不在焉地听着朋友讲话的John,室外的阳光撒在少年的绿眼睛里,变成了闪闪发光阳光和懒散的少年。
他看见John面对室外扑面而来的热浪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于是他也跟着John一起笑了起来。

Bobby喜欢夏天,喜欢夏天里热闹的蝉鸣,阳光和那个总是很怕热的少年。
其实,Bobby并不是那个不会对John进行取笑的人,因为——John下意识地把玩打火机却因窜起的热浪而嚎叫的样子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搞笑。
当然在某人眼里,这样的行为里还有一点可爱,所以每次这个某人就会忘了去取笑他,只记得把John的样子牢牢记在心里。
恋爱中的人真是让人受不了,不是吗?

夏天快过去了,但天气还是很热,而John也还喜欢着Bobby。
而Bobby呢?
朋友们看着仍在抱怨鬼天气烂天气辣鸡天气的John,互相挤眉弄眼,很有默契的地假装不知道向这边走过来的Bobby要对John说些什么。
嘿。

以后的每个夏天仍然会很热,John也永远没办法让他的心静下来,不过没关系,至少从今以后,他有了一个体温很凉的男朋友。
——end——
高考完了激情打字hhh
emmm不知不觉也达到25粉了,点梗的话担心自己写不好,所以以下几个自己攒的梗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写一写(。
一个是花吐症,另外一个是不开车的abo,还有人鱼王子与冰雪王子(……)
总的来说还是谢谢大家愿意关注我,比心❤

【冰火】胡思乱想

summary:那么,omega在发情期都会想什么呢。
attention:ooc!超级!无敌!ooc!全程没逻辑!真的没逻辑!

第一次:
“我觉得Bobby不爱我了。”
julibee一口沙拉喷了出去,惊天动地而又心情复杂地咳了起来。
“咳咳咳咳咳!!不好…咳咳意…思咳咳咳,你说什么??”
John惆怅而嫌弃的把自己挪开了一些,kurt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抽出纸巾分别递给咳嗽不止的女孩和被喷了一身蔬菜叶子的Warren,似乎也很有点无语:“John你……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Bobby他妈的就已经走了。注意,是真的走了,不是去做早餐什么的,就是普通的出门上班去了——我操,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会这么王八蛋。”
Pietro趁remy不注意快速的咬了一大勺冰激凌,点头赞同道:“嗯,你缩嗝队(你说得对),唔德我一药宗(等我一秒钟)——这确实很混账。他什么都没跟你说吗?连早餐都没给你留?”
John闻言似乎更加伤心了:“那倒没有,可是你知道他妈他给我做的什么吗?他在我的三明治里面放洋葱!洋葱我操他妈!而且你看他留的字条!”说着就啪一下把一张明显是被反复研究过的便签拍在没有蔬菜横陈的桌面角落上。
julibee怀着不可名状的心情替大家念出了内容:
“John:教授找我有急事,很快就回来!早餐在桌上,记得热一下再吃。B”
“emm……”阅读理解总是满分的文学课代表kurt发挥了自己的作用,“这有什么问题吗?”
众人附议,转向John,一个惊愕而暴怒的,刚刚和自己的alpha度过第一个发情期的omega。
“什么问题?这他妈有什么问题??我的天啊,他都没有说爱我!一个字都没提到!这难道不说明问题?他果然心里没有我!”
瞟一眼那张心形纸条,Kitty慢吞吞地提醒道:“这个形状……好像是Bobby自己剪的吧?你看,这里还有毛边。”
rogue帮腔道:“这个好像有点浪漫诶!你看,'我要把我的心'交给你!”
kurt赶紧接上:“Bobby不可能不爱你的啦,John,别想那么多了……”
脾气暴躁的小青年一下子熄了满腔火气,心里千丝万绕的都是慢慢的柔情和想要立即看到他的冲动,直烧得他隐隐作痛的后腺体散出甜蜜的味道。
“那好吧,完全ojbk。”John的半长的发梢遮不住他微红的耳朵。只见他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说:“那好吧,我们快吃饭吧,一会要上课了。”
上课?上谁的课?上什么课?你和Bobby腻在一起我们上什么课?孤狼成长手册吗?各位还没来得及捅破窗户纸或者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窗户纸的同学们,心中有句脏话在教授面前不敢讲。
呵呵。众人内心平静甚至还有些想笑。
看着John忍不住咧起的嘴角,Warren一口气吸光了半杯冰镇蓝莓汁,而后优雅的擦了擦嘴评论到:“……不是很懂你们omega。”

第二次
“我觉得Bobby不爱我了。”
julibee艰难的咽下嘴里的饭团:“其实,我们可以在吃完东西以后再来讨论这个问题的……”
一向都在嘴角挂着点坏笑的少年此刻十分严肃地看着他的伙伴们:“我是认真的!”
“像上次那样,被Bobby用一张纸哄好的认真?”Warren冷笑一声,心中颇感到怀疑。
说起来,上次Bobby可算是欠了他们一个大情,不然这家伙连怎么被分手了都不知道吧。
John仍沉着一张脸,皱了皱眉:“不…你怎么会那么想?他这次是真的不爱我了——他身上有别人的味道!”
哇,众人哗然,不是吧John,你是不是搞错了!之前一个星期他都和你鬼混在一起,到现在才出来半天哪里来的别人的味道!
“说真的,Bobby身上的信息素味道有多浓你自己心里没个b数的吗?我今天碰到他招摇过市的时候差点被熏死过去!”Kitty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惨痛的经历,坐得离rogue更近了一些,试图让女孩身上好闻的皂角味道洗涤她的味蕾和身心健康。
“自从和你在一起以后,Bobby就变得……”julibee沉吟了一下,选择了一个比较贴切的形容词“闷骚起来了。他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你们俩在一起了——我不觉得他身上会有别人的气味。”
“真的有啊!就是……呃,hank身上那种化学药品的气味!还有女人的香水味!我操他肯定跟不止一个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就只是需要我的肉体!他……”
“等等,”在John彻底发散思维之前,remy不得不打断了他:“化学药品?香水?你真的没有考虑过那个'Bobby'是Raven的恶作剧吗?”
John一怔。
再次吸溜完蓝莓汁的Warren用蹩脚的中文评论到:“一孕傻三年。”
jubilee:“呃,Warren,那个不是这么用的啦……”
John:“就算我听不懂也不能阻止我和你打架。”

第三次:
“我觉得Bobby不爱我了。”
jubilee淡定地吸溜下嘴里的面条,面无表情的“哦”一声。
Pietro忙着抢回被拿走的过量甜食:“哦。”
kurt和Warren顶着Raven频频投来的视线一起喝着蓝莓汁,浓情蜜意地“哦。”
John:“???你们这些人他妈的怎么回事,我在说正事!这是可以一哦而过的吗??狼心狗肺!”
Kitty短暂的放过了在牙齿间不断啃咬的吸管,抬头看了他一眼,幽幽道:“朋友,寓言故事狼来了了解一下?”
“……”John沉默一秒,冷笑道:“朋友,第三次狼就真的来了了解一下?”
“行吧,又怎么啦小公主?”Warren漫不经心地问到,对接下来的答案毫不关心。
“呵,”棕发青年勾嘴一笑:“我觉得我可能怀孕了。”
众人炸了。

第n次
看见John沉着一张脸走过来时,大家异口同声道“快分手!”

John没有怀孕……真的,信我!但是听说发情期的o容易胡思乱想……so。
活在不知道什么角落里的Bobby莫名其妙的度过了好几次分手危机哈哈哈哈哈哈

【追凌】一种错误的说书方式(下)

【说书的老爷子,上次你讲的那个故事,后续怎么样了啊?】
啊?哪个?
【就是那个,那个秀才和花妖的那个啊!雨中寺庙的那个!】
哎唷,爷,这可就是难为我了!小老儿这一辈子讲了那么多故事,其中十之八九都是秀才妖精的,八九之七八都是雨中在破庙里遇见的,这……
【嘿呀你个臭老头子,你可别太得脸啦!前几日里可是你信誓旦旦的跟我说跟我讲个不落荃套的,结果你看看,你看看!什么“十之八九”“八九之七八”……】
哎呀哎呀,好啦好啦我的爷,我给您讲,给您讲还不成吗?哎唷,真是个大小姐脾气……
【什么?!你别在那瞎嘀咕啊,有本事大声说出来啊!】

咳咳,上回说道金凌金小公子回到宗族,很快接替了宗族事务,正式接了他小叔叔的班儿,成了金家家主。那段时间很是兵荒马乱,小宗主每天只有将眠未眠的时候才能小心翼翼地想起那段梦一样的日子,还有那个长得特好看的穷书生。

如此,就过去了数年。
【啊???】
是的,老爷,这我可没糊弄您,妖族比之我们人族,其间心机勾斗可是丁点儿不少。而那些大宗族里面坐镇的更是些千年黑山精,就比如那个夷陵老祖,那个江老妖怪,还有姑苏双壁……谁不是活了千百年,在浮沉世事里挣扎摸索着活下来的呢!数年时间,对我们来说很漫长,但对他们也不过是弹指一瞬罢了。
所以,等到金小宗主终于平定下兵荒马乱,成为了能独当一面的金宗主的时候,当年俊秀无双的蓝秀才也变成了老态龙钟的蓝老先生。这蓝老先生啊,一生未娶,从原先那迂腐秀才那里继承了个私塾便也把教书育人当做了毕生事业,声名远扬,桃李满天下。这样一个能人,那可是让朝廷连着征召好几次,可蓝老爷子看着温雅,脾气却不知怎么有些犟——不管怎么着他也不应。可您别说,人家养出来的蓝家弟子哟,那就是谢家玉树,一个个都是人才。
就是可惜哟,这样一个能人死的时候,身边除了一个又旧又裂的破瓦罐和一室金星雪浪,那可真是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可奇也就奇在这里——那老爷子过世的时候,是个大冷的冬天,别说是千娇百贵的白牡丹了,就是那腊梅花儿都瑟缩着看不见呢!所以大家都说那日里突然开的牡丹是当年那牡丹妖来报恩来咯!
【只是,大概还是晚了一步吧。】
哦?这位公子何出此言?
【哎呀,就是感觉啦,你这人别问了,拿了赏钱赶紧走吧走吧。】
诶诶,好嘞,小的多谢公子啦!

这位公子又来听故事啊?
嗯,怎么,这茶馆就许你来?
没有,没有。对了,公子,我上次见你便觉得很有些熟悉,我们可曾是在何处见过?
哦,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公子,你这语气,当真是使我觉得熟悉可亲了——诶诶,公子莫走,我并无调笑公子之意,只是当真觉得,我与公子应当是见过的。只是不知……?
……我怎么知道?或许前世吧。
啊,原来如此。
金公子,在下蓝愿,字思追。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哼。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

——fin
俗套的转世相遇梗!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可爱!ooc都是我的啦可爱都是他们的!